送走“双11”迎来“双12”,专业“羊毛党”围猎电商平台-点点客
点点客

科技造就移动电商先锋

股票代码:430177

首页 > 行业动态 > 送走“双11”迎来“双12”,专业“羊毛党”围猎电商平台

送走“双11”迎来“双12”,专业“羊毛党”围猎电商平台

2017-12-12 14:49:46

送走11”迎来12”,在这一个月时间里,商家在积极囤货;消费者也在养精蓄锐,准备迎接12”大战;更有一个特殊的消费群体,在购物节背后狂欢,这就是俗称的羊毛党

羊毛党是指那些专门选择互联网的营销活动、以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高额奖励、收益的人。羊毛党的获利行为一般被人称为薅羊毛。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卧底多个羊毛党”QQ群与微信群了解到,由于利润丰厚和监管缺失,薅羊毛早已不只是合理利用规则占点小便宜的个人行为,而是已经催生、进化成了若干组织严密、组织化程度极高的专业羊毛党。并且随着近年以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为代表的千亿级时代到来,这种专业羊毛党还呈现出病毒式的扩散和壮大。

羊毛党的存在,无疑让电商平台和消费者利益受到损害,而羊毛党疯狂的生长,是否已经引起电商行业足够的重视和防范。

薅羊毛越来越容易?

始于线下,兴于线上。羊毛党的兴起与互联网的发展紧密相关。近几年,为了吸引注册用户,O2O企业与电商平台的营销手段越来越多样化,微信、电商优惠券、电商免单之类的活动接连不断。由于没有任何门槛和风险,这些活动吸引了大量网友参与。正因如此,看中其中商机的羊毛党也得到了迅速发展,羊毛党数量与日俱增。

来自FreeBuf与同盾科技的研究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企业平均每天遭受241万次薅羊毛攻击;薅羊毛总数超越过去3年的总和,造成的损失在千亿元级别;约有110万个薅羊毛团队在互联网中兴风作浪

每年电商平台被羊毛党围猎的商品数量巨大,这让消费者很多时候都享受不到电商平台所提供的活动福利。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此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此表示。

根据阿里巴巴此前发布的《阿里聚安全2016年报》显示,2016年在各种互联网业务活动中,缺乏安全防控的/优惠券促销活动,会被羊毛党以机器/小号等各种手段抢到手,基本70%~80%的促销优惠会被羊毛党薅走。

有一次活动,我在京东上一下撸了好多套原价为几千块的东西。一位自称撸毛狂人的资深羊毛党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但对于具体操作手法,该撸毛狂人不愿向记者说明。

显然,电商平台已经成为羊毛党的主战场了。而随着近年以天猫、京东等为代表的电商平台千亿级时代的到来,更是给羊毛党注入了强力兴奋剂,羊毛党越来越活跃。

“‘11’这类购物狂欢节因为基数体量大,活动玩法比较多,电商平台在设计活动规则与搭配等环节上出错概率也会增加,这样也就增加了被羊毛党盯上的机会。上述撸毛狂人说。

同时,在上述撸毛狂人看来,现在在电商平台上薅羊毛反倒更容易了。因为现在电商平台之间都在拼数据与流量,购物促销活动也越来越多。电商之间的竞争越激烈,薅羊毛的机会就会越多。

27岁的小宇(化名)是广州某电力公司员工,他从大学开始就热衷于在国内外各大论坛和贴吧寻找机票酒店的最大优惠叠加方式。这让身为旅游达人的他节约了不少出行资金,甚至还利用平台间的信息不对等倒卖积分赚钱。

像小宇这类人,在行业里被称为羊毛党,即指专门研究各互联网渠道的优惠促销活动,以相对较低成本甚至零成本换取物质上实惠的人群,这一行为也被称为薅羊毛

不过,作为资深羊毛党的小宇,最近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了。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抱怨,现在的羊毛是越来越难了,在规模日渐庞大的专业羊毛党面前,作为散户的他获取信息的速度和薅羊毛力度都只是小巫见大巫,还不如把精力和时间放在现实中升职加薪靠谱些

实际上,很多像小宇一样在薅羊毛界单打独斗的散户们都有同样的感受,各大平台的防范技术升级,薅羊毛需要更大的资本和精力。在他们感叹薅羊毛屡遇瓶颈时,专业的羊毛党们早已鸟枪换炮,并由此形成了训练有素、利润丰厚、专业又神秘的黑灰产业链。

顶象技术风控产品技术负责人张晓科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不仅是规模再加产业链的组织化和产业化,目前羊毛党的攻防技术也已经演进到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层面了。业内人士指出,单个的羊毛党越来越难做,有组织化的会获取更大的利益。

海量羊毛党不过是冰山一角

tk徒,接担保、4代下XX外卖可叠加满减……”收费标准从88元教一个项目到888元包终生不等……专业羊毛党组织的规模究竟有多大?在qq群、搜索引擎上以羊毛党薅羊毛撸羊毛等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可以搜到很多相关的群和贴吧,除了成员都在说些奇怪话语的收徒群外,就是全员禁言,只有群主和管理员不断发布优惠、领券和信息的搬砖群。为了解更多内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试图以新手小白的身份加入其中。

记者以学习拜师的名义联系上一个收全套网赚徒弟的羊毛党188元带永久。交学费后,师傅不仅会教网赚思路和刷单软件使用方法,还包括避免大规模行动被平台发现的策略,同时也会把下游客户的资源分享给记者。

学习过程中问得太多,就会被警告先做好最简单的事再说,想要深入了解或者学习其他平台,还要另外交钱进一步了解。更多情况下,师傅更愿意带有一些网赚基础的徒弟,最低要求是可以使用羊毛党之间的黑话无障碍沟通。

搬砖群就是刚入门的羊毛党完成搬砖项目(将优惠券、优惠平台、收徒信息传播到各个群中达到引流目的)的一种手段:打着有免费攻略和最大优惠的旗号让人分享至5个群后加入另外一个新群,传播力堪称神速,通常一个2000人的群从建立到满员不超过半个小时。

这些群主要用来引流,即招募更多想要入门的新手进行新人注册、商品购买等,甚至很多路人因为巧合被莫名拉进群,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为羊毛党业绩做了贡献。

当记者表示想专职做羊毛党大赚一笔时,一位羊毛党以过来人身份指点道,要先从免费的项目做起,每天不断加人扩大自己的能力。我做网赚’8年,小到打码挂机,大到3M理财、拆分盘以及货币外汇都做过。据悉,这位过来人现在做起了工作室对接各种项目。当记者问及工作室经营情况,该过来人表示不便透露。

一般来说,真正收益高的项目还没有流通到小白就已经被得差不多了。记者经过调查发现,目前羊毛党基数庞大,且大部分处于产业链尾端。这部分羊毛党虽然游寄于各大电商平台,但收益跟上游羊毛党比起来不过九牛一毛。据《第一财经》报道,目前国内网络黑产的直接从业者超过40万人;若计入网络黑产辅助性质的上下游人员,从业者超过160万人;2016年网络黑产年产值约1100亿元。

攻防技术上升到人工智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从2013年下半年兴起到现在,羊毛党早已不只是占小便宜的代名词,他们中的大多数已建立了个人网站、工作室和社群等,并逐渐形成规模化运营。在这个组织中,有人负责数据管理,有人负责传播推广,有人负责技术研发……

同盾科技和FreeBuf117日发布的《黑镜调查:深渊背后的真相之薅羊毛产业报告》显示,过去几年间,羊毛党已经发展成为一股庞大的力量,薅羊毛过程中需要的各种资料、手段和工具,催生了上游的各种灰色产业,比如:接码平台、商业化的注册机、群控系统、代理平台、资料商人和账号商人等。

报告显示,在整个薅羊毛的产业链结构中,手机卡商属于最上游的群体,为各大接码平台源源不断提供手机卡和用户信息;黑客和技术开发者发现系统漏洞,不断提供大量自动化工具等,提高羊毛党的工作效率。

记者在接触多位羊头(羊毛党群体的管理员)和羊毛党后发现,羊头羊毛党一般是各司其职。羊头从代理处接单,从各处获取工具、漏洞,成立并管理qq群、网页论坛,拉人头;普通的羊毛党则每天在各大群里领取任务,哪个平台上线了新活动、哪里优惠力度大,羊毛党们会在第一时将信息散播在各个论坛和群组中,采取有规划的行动。在羊毛党中,也存在不同的获利方式。例如有些羊毛党获取的商品、礼券被上游以较低价格回收,通过专门的市场销售渠道进行售卖;有些通过海量新人注册、刷单赚取人头费。

羊毛党工作室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他的工作重心放在了市场发展和推广。在某家电售后部工作的他兼职做工作室,对接各类项目运营,同时管理着好几个qq群。很多人只知道撸毛,撸毛不做市场你能赚几个钱?该负责人说。

自媒体黑奇士主笔也表示,专业的羊毛党都有专业的分销渠道,普通人即使以低价采购海量商品,多数也会面临砸在手里的困境。

除了产业链规模化专业化,目前羊毛党的攻防技术也演进到较高水平。张晓科说:黑灰产业已经在使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来绕过传统的防控策略,这也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对此,张晓科认为,行业与企业除了技术防范外,还需要产品业务层面和制度立法等方面的共同推进。《网络安全法》已经有些拘役和罚款的案例,多少对羊毛党会有些震慑作用

平台与羊毛党之间的相爱相杀

随着羊毛党越薅越疯狂,相关的行业与企业也开始重视这一现象。作为另一羊毛党的聚集地,近几年互联网金融领域也深受薅羊毛之痛。对此,北京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先是在930日发布《关于打击羊毛党模式的通知》,叫停羊毛党模式;接着又在10月份联合数十家互金平台企业成立打击羊毛党联盟

与互联网金融行业同属薅羊毛重灾区的电商行业,似乎还没有从行业上对羊毛党进行强有力的打击。

目前国家对于羊毛党这块还没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出台。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主任张帆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电商协会没有把对羊毛党这类群体的打击作为主要工作。这除了因为协会属性,还因为各大电商并没有向协会反映薅羊毛情况的存在。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辽宁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称,互金平台出售的是金融产品,用户获利属性比较明显。相之下,羊毛党在电商平台上不易判断,这也让电商领域打击羊毛党的步伐会相对慢一些。

事实上,电商平台对于羊毛党是爱恨交加:一方面平台、商家给予消费者的让利被羊毛党薅走,损害了其他消费者的利益;另一方面,羊毛党的到来可以在短期内帮助平台聚拢人气,这让电商平台并不那么反感羊毛党的存在。此前有说法称一些平台甚至会在建立之初与一些规模较大的羊毛团合作以提升人气。

在业内人士看来,短期内羊毛党的涌入会让平台产生一定的人气,但是从长远来看,当消费者发现很多活动自己并不能参与进去后,也就会逐渐失去对这一平台的兴趣,从而导致平台真实消费群体的流失。

对这一担忧,电商平台并非没有防范机制。现在电商平台在活动设计上越来越多的引入反欺诈的概念,比如对IP地址增加了许多限制,这让我们在撸的时候比以前更加复杂。上述撸毛狂人对记者表示。

记者从阿里巴巴了解到,为应对羊毛党,现在阿里在活动规则设置上对优惠券的领取有相应限制:如一款黄金首饰,一个账号当天只能领取一张购买该商品的优惠券。规则同时还明确,平台对商家店铺进行大数据系统监测识别,针对薅羊毛行为,商家将不予发货,已发货的作召回处理。1113日,有用户在网上爆出,针对黄金品类的某些异常订单,天猫采取了紧急措施,甚至有些订单从快递运送途中追回。

尽管如此,羊毛党似乎并不忌惮。如何才能有效消除过度薅羊毛现象呢?董毅智认为,由于羊毛党与电商平台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想要单独通过电商平台来打击羊毛党是不可能的,必须要行业与企业共同努力才行。同时,平台应该进行产业升级,利用大数据等手段,进行精准营销,而非靠原始的促销手段来获客,这样才能大量减少羊毛党数量。

 

上一篇:张朝阳:决策就需要say no,不想做好人了 下一篇:我国企业电商化采购比例已达20%